<noframes id="p79lb"><address id="p79lb"></address>
    <address id="p79lb"><address id="p79lb"><listing id="p79lb"></listing></address></address>

      <noframes id="p79lb">
      <address id="p79lb"><listing id="p79lb"><meter id="p79lb"></meter></listing></address>

      <form id="p79lb"><th id="p79lb"><meter id="p79lb"></meter></th></form><address id="p79lb"></address><listing id="p79lb"><nobr id="p79lb"><meter id="p79lb"></meter></nobr></listing>

      <form id="p79lb"><nobr id="p79lb"></nobr></form>
      首頁 > 文化 > 副刊

      把哲學從“殿堂”搬到“屋堂” ——學習《大眾哲學》札記

      時間:2020-09-21  來源:保山日報網-保山日報  

       

       

        前不久,我們報社退休干部學習,每人發了一本艾思奇著的《大眾哲學》。回家后,我花了一周的時間,一字一句地認認真真通讀了二遍,感慨萬千,不得不重操舊業開啟小“作坊”——筆耕。

        艾思奇,《大眾哲學》,人名書名,早就如雷貫耳,但一直沒有拜讀過。不說是我的悲劇,少說也是我的過錯,再退一步說也是一個重大失誤。因為作為參加1983年全國首屆自學考試且經過三年奮斗獲得哲學大學文憑而今步入耄耋大門的我先后曾四次到和順鄉參觀過艾思奇故居的我來說,竟然沒有讀過老鄉偉大的哲學家艾思奇的《大眾哲學》,豈不只是自己難以啟齒,更讓人貽笑大方,是件離奇又荒唐的事。現在這次遲到的學習,而且是學習了二遍,也算是亡羊補牢,雖然挽救不回損失,但也可把損失降到最低,挽回一點面子,姑且只能這樣。

        再三咀嚼《大眾哲學》,從形式到內容,十分新穎,說理充分,論證有力,深入淺出,既有大廚師烹飪的“山珍海味”之美味佳肴感,又有“山毛野菜”的原生態之新鮮淳樸情,“陽春白雪”可品味,“下里巴人”能享用,大有讓人感到把哲學從“殿堂”搬到“屋堂”,《大眾哲學》把“哲學大眾化”之感。在那個烽火連天的年代,艾思奇的《大眾哲學》在普及哲學和宣傳馬克思主義及推動中國革命中起到了“助推器”的作用。正如人民出版社在1978年10月的“出版說明”中所說的一樣:“這本書是艾思奇同志在30年代為通俗地宣傳馬克思主義哲學而寫的。原在上海出版的《讀書生活》雜志第一、二卷(1934年11月至1935年10月)連載,題為《哲學講話》。后出版單行本。從1936年印行第4版起改名《大眾哲學》。1948年12月,共印行了32版。數以萬計的讀者,由于本書的影響,走上了中國共產黨所領導的革命道路。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作者多次進行修訂,希望本書能更好地發揮啟蒙作用。最后一次修訂是在1950年,但未能印行。現在這個版本,就是根據這最后一次的修訂稿整理排印的。”

        《大眾哲學》,無論從表達方式,還是研究成果,抑或是謀篇布局,不僅具有中國特色,在世界上亦屬創新,創造性地開啟了哲學教學、宣傳和普及的新紀元。《大眾哲學》在中國人民的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以及社會主義事業中發揮了積極的推動作用,影響了我們的前輩、同輩,還將影響后輩,這是作者的偉大貢獻,亦是國人的驕傲。

        《大眾哲學》的誕生,在中國開創了學習哲學和哲學研究的新紀元。這是探索,也是創造。

        首先是它的通俗化。引導大眾拄著學習的“拐棍”,進入理論的“高山”,走出以往哲學家講哲學的高深的“溶洞”,把握自己生活和工作的“方向盤”。這既是表現手法,同時也是其探索、創造及偉大貢獻。正如作者序言所說:

        “哲學就在人的生活中,每人都有他自己的哲學,本沒有什么神秘的,不過因為多數的哲學家都是用高深的詞句來談哲學,所以使一般人反糊涂起來,以為哲學太艱澀難解了,沒有方法和它接近。這種錯誤的觀念,似不能不說是由過去談哲學的人所造成的。”

        “通俗化的《哲學講話》的出版,是讀書生活最初的收獲。”

        “這本書是用最通俗的筆法,日常談話的體裁,融化專門的理論,使大眾的讀者不必費很大力氣就能夠接受。這種寫法,在目前出版界中還是僅有的貢獻。”

        其次是理論聯系實際。既聯系我黨我軍革命斗爭的實際,又聯系大眾生產生活的實際;既聯系歷史的實際,又聯系現實的實際;既聯系國內的實際,又聯系國際的實際。使大眾感到天文地理、山水田園、衣食住行時時處處都有哲學,“我不認識哲學,但哲學認識我,只怪我不識廬山真面目”。大眾從《大眾哲學》中不僅了解了哲學,同時也了解了自己,“一鍵啟動”,開啟了做明白人的人生歷程。

        大眾哲學的寫作技巧、表現手法、語言應用也有獨到之處,在哲學研究和教學中給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覺。論證文、散文、雜文等的表現手法都有,用不同的形式服務于不同的內容。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作者抬著攝像機,用長焦鏡頭將遠方的云霧繚繞的哲學理論拉近放大到你的眼前,使你獲得眉清目秀的哲學概念,正確理解和把握精神實質,學以致用,指導我們的工作。

        《大眾哲學》表述的生動性、趣味性也是首屈一指的。這里摘錄幾個小標題佐證:

        “三分像人,七分像鬼

        ——二元論、機械唯物論”;

        “卓別林和希特勒的分別

        ——感性認識與理性認識的矛盾”;

        “在劫者難逃

        ——偶然、必然與自由”;

        “沒有了

        ——否定之否定的規律”;

        “七十二變

        ——現象和本質”。

        用這樣大眾化的、形象生動的語言表述深刻的哲學思想,深入淺出,吹糠見米,這種被作者稱之為“我努力接近讀者所取的路徑”,對于建設“大眾哲學化,哲學大眾化”的“最后一公里”的“高速路”,是一種嘗試,也是一種創舉,并且被實踐證明是成功的經驗。

        深入實際,深入生活,是《大眾哲學》誕生的基石。沒有作者的“人民至上”的理念以及“摸爬滾打”的吃苦精神和“精耕細作”的技能,就不可能孕育出《大眾哲學》。毛澤東曾經說過: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大眾化的過程中,涌現出了眾多的理論成果,其中艾思奇的《大眾哲學》,稱得上是典范之作。也因此,毛澤東與艾思奇結下了深深的“哲學情”。

        艾思奇是個社會科學的高級知識分子,是個革命的社會科學的高級知識分子,是個深入生活深入大眾的革命的高級知識分子,用“高級知識分子”的身份,寫出似乎“不太高級”的哲學著作,由此獲得“哲學家”的尊稱,這是他的成功之道,更是難得的學者大師風范。

        著書,必須了解讀者,從而架起作者與讀者之間溝通的橋梁。也就是說,作者要深入實際,深入生活,了解讀者需要什么,才能采購“食材”,“烹飪”出適合廣大讀者口味的“家常菜”。這也是艾思奇的真才實學的功夫所在。

        他在《我怎樣寫成〈大眾哲學〉的》中這樣寫道:“像這樣寫出來的《大眾哲學》,自然不能算是一本很好的讀物了。我同意有一個刊物所批評的話說:‘現在不是沒有人能寫出更好的同類的書,而是沒有人來努力。’是的,我承認中國應該有更好的書出來。我把這不大好的一本投到讀者的面前,是很惶愧的。但這一部書竟寫成了,而且竟意外地獲得了不少的讀者。這又使我的心里感到了一些安慰,感覺到一年的功夫也并沒有白花。但這樣的現象,與其說是《大眾哲學》本身的成功,毋寧說是中國一般大眾的知識饑荒是太可怕了。讀者對于我們的期盼的熱烈,實在是遠遠地超過了我們的才能和努力之上,因此才使這樣一本蹩腳的書獲得了廣大的讀者的歡迎。我所感到安慰的是,因為《大眾哲學》的出現,因為讀者諸君對于這本書的熱烈的愛好,研究專門學問的許多人(連我自己也在內)也許會因此深切地明白了中國大眾在知識上需要些什么,因此也才知道自己為了他們應該寫些什么。我自己正是因為這樣才把當初寫作時的那種躊躇的心情拋棄了,更有勇氣地來做一些我認為應該做的工作。我相信另外的許多朋友也會有這種同感。要是這樣,那么目前中國哲學上的同道者也許有人會起來努力做一件更好的工作的。《大眾哲學》如果能產生這樣一種‘拋磚引玉’的效果,那就更是我私心所要引為慰藉的了。”字里行間,作者翻騰的心思和執著的精神和盤托出,令人敬仰。

        學哲學,可以拓展我們的思路,提高我們的素質,使愚蠢的人聰明起來,使聰明的人更加聰明起來。學以致用,能夠使不太會工作的人會更好的工作,使會工作的人工做得更好。哲學可以“打磨”和“塑造”我們的靈魂,指導我們去認知事物,解剖問題,處理家務、民務、政務,甚至可以把一個人從“死胡同”里引導到“康莊大道”上來。這就是過去有的人所說的辯證法的“變戲法”。乍一聽似乎“貶義”,細一想,喻中有理。我們常會聽到有人說某某“說的在理”,實際上就是說“某某”講的有哲理。哲理中有大道理,大道理中有哲理。學哲學,至少使我們懂更多的理,更多的講理。

        也許會有人認為,大眾哲學是在幾十年前中國大眾的文化素養和哲學素養相對較低的特定的歷史條件下產生的具有中國特色的哲學,而今國人的文化水平和哲學水平大為提高,學《大眾哲學》不解渴了。這種認識是有偏見的。不錯,現在全民的文化素養較幾十年前有了“翻天覆地”的提高。建國初期,大學文化的省部級干部實屬“鳳毛麟角”,而今大學文憑的鄉鎮干部比比皆是,就連大學生村官也不稀奇。但是,文憑并不等于為人民服務的水平;文化高并不等于哲學水平高;即便精通哲學的理論并不等于能夠熟練地運用哲學的理論指導工作。學理論,千萬不能等到“如饑似渴”時才學,也不能搞所謂的“急用先學”,正如人們不渴也要適當的喝水一樣,隨時補充身上的水分,千萬不能出現脫水才喝水。再說,《大眾哲學》深入淺出,觸類旁通,入木三分,這是它的獨到之處,值得我們再三學習。即便你是一個理論家,也需要進行理論的再學習,何況我們是離“家”還有萬里之遙的“大眾”。

        也許會有人說,學哲學解決不了具體問題。不,具體問題里都有哲學,哲學可為我們解決具體問題提供理論指導。如我們學習運用好了從量變到質變的規律,那么,可在從政中防微杜漸,拒腐防變。那些入獄的貪官,都是“千里之堤潰于蟻穴”,都是“得寸進尺”“循次漸進”的“從量變到質變”的“飛躍”進入“高墻”的。

        使哲學大眾化,讓大眾哲學化,這是艾思奇寫《大眾哲學》的出發點和落腳點;學哲學用哲學,用哲學這把“萬能鑰匙”去打開“大千世界”以及我們學習、生活和工作的“方便之門”,這是我們學習《大眾哲學》的出發點和落腳點。讀者與作者的“兩點重合”,便是理論和實際的完美無缺的“無縫對接”。

        既然我等退休老頭都發《大眾哲學》,也許在職的公務員已人手一本。我堅信大家一定比我學得好。我的上述學習心得,不過是“班門弄斧”,“弄巧成拙”罷了,說得好聽一點,充其量是“拋磚引玉”而已。

        □ 何世亮

      責編:劉自明

      發表評論 已有條評論,點擊查看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三级床上长片完整版录像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护爱网